首页 机构概况 科研成果 应用对策研究 重大科研项目 重点学科 专家学者 学术交流 通知公告
进入政务邮箱
咨询留言板
站内搜索:
导航栏
咨询留言板
科研成果
应用对策研究
重大科研项目
 
友情链接
   您当前的位置 :内蒙古社会科学院 > 应用对策研究 > 蓝皮书 正文
内蒙古牧民增收中值得关注的问题及建议
来源:     2011-12-22 09:42
------------------------------------------------------------
   

图雅 牧区发展研究所

        一、牧民收入趋势

(一)牧民收入稳步增长,家庭经营收入占绝对优势我们所说的牧民是以草原畜牧业为赖以生存的群体。因此,收入特点与畜牧业生产紧密联系。改革开放充分调动了广大牧民的生产积极性,取得了显著的经济效益,牧民收入水平稳步提高。根据内蒙古统计资料分析,全区牧民人均纯收入从1978年的188元增长到2006年的4501元,增长23.9倍。收入的增长有利地保障了牧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

随着生产方式的变革,牧民收入结构中从集体得到的收入急剧下降,而家庭经营收入迅速增长。从分析看,牧区实行草畜双承包责任制之前,是以大集体为主。1978-1980年收入结构依次是从集体得到的收入(占66.40%)、家庭经营收入(占27.50%)、其他非生产性收入(占6.03%)。1983年开始实行畜草双承包责任制之后,集体的势力迅速削弱,牧民家庭经营收入占绝对位置。1985-1995年依次为家庭经营收入(占98.18%)、其他非生产性收入(占1.08%)、从集体得到的收入(占0.74%)。到2000年依次是家庭经营收入仍占绝对优势(占91.26%)、从集体得到的收入(占4.87%)、其他非生产性收入(占3.90%)。2006年家庭经营收入81.56%、劳动者报酬收入9.43%、转移性和其他财产性收入9.02%。这也说明牧民工资性收入在增加。

(二)牧民收入高于全区农民收入、在全国处于中等位置

1.1978-2005年,牧民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速度为12.3%,高于农民,低于城镇居民。从分阶段牧民收入年均增长速度来看,1986-1990年为6.9%,1991-1995年为15.6%,1996-2000年为12.4%,2001-2005年为5.8%。增长速度最高的阶段是1991-1995年。这一阶段牧业大丰收,畜产品价格上涨,牧民增收。

 

2.与全国水平相比较处在中等水平

1990年、1995年、2000年、2005年内蒙古农村居民家庭平均人均纯收入在全国31个省区市中分别是21位、21位、16位、17位,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之下,内蒙古牧民人均收入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2006年内蒙古农村居民家庭平均人均纯收入在31个省区市中处在第16位。前六名分别是上海(9139元)北京(8275元)、浙江(7335元)、天津(6228元)、江苏(5276元)、广东(5080元)。后六名分别是西藏(2435元)、青海(2358元)、陕西(2260元)、云南(2250元)、甘肃(2134元)、贵州(1985元)。

、牧民支出趋势

牧民生产支出大幅上涨。牧民人均总支出从1982年的378.34元增长到2006年的9648.61元(除1990、1998年之外均上升),增长25.50倍,年均增长14.45%。1982-1990年,总支出中家庭经营支出费用在12.96%-24.7%间波动;而生活消费支出从最高的80.79%降至56.6%之间波动;上交集体承包任务在3.4%-6.9%间波动增长。1991-1999年,总支出中家庭经营支出费用在25.3%-36.26%之间波动性增长;而生活消费支出从44.2%-62.9%间徘徊波动;上交集体承包任务和提留摊派比重从0.39%-3.1%间波动。2000-2005年,总支出中家庭经营支出费用在39.57%-46.20%之间上升;生活消费支出在43.65%-49.91%间徘徊;其他非生产性支出比重在2.28%-4.48%间波动。2006年比重分别为42.37%、48.25%、5.09%。      

总之,生产支出的多少直接影响收入,也影响生活消费。从1982-2005年整个过程看,牧民支出增长幅度已超过收入增长幅度。这说明牧民生产支出一年比一年多,收益相比减少。从分阶段看,牧民总支出增长速度除1996-2000阶段外,均超出总收入增长。家庭经营费用支出增长远高于总收入和纯收入增长幅度。牧民生活消费支出增长除2001-2005阶段外均低于总收入的增长。统计显示,总支出、家庭经营费用支出增长在1991-1995、1996-2000阶段较高与牧区自然灾害有直接相关。也表明牧业生产的不稳定性(见表2)。

 

 

表1  2000-2006年牧民家庭收支情况(元)

 

项         目

2000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总收入

6807.26

6425.8

5988.59

6572.39

7216.64

8994.41

9159.71

纯收入

3354.71

3277.12

3051.82

3201.09

3571.19

4341.18

4501.76

现金收入

5243.96

5065.37

4778.96

5673.79

6358.74

7512.81

8248.93

总支出

6569.29

6116.45

6035.49

6764.17

7575.46

8843.59

9648.61

家庭经营费用支出

2599.41

2432.57

2410.32

2837.04

3113.91

4085.68

4088.13

生活消费支出

2958.94

2669.9

2895.5

3333.5

3781.16

4005.48

4655.47

其他非生产性支出

149.92

209.26

270.33

237.28

273.68

329.1

491.44

现金支出

5176.73

5630.67

4997.47

5612.47

6522.94

7742.65

8726.71

生产费用

1941.02

2719.13

2135.09

2396.66

2919.17

3775.01

3944.24

交纳税金和上交集体承包费支出等

553.01

294.58

45.36

57.01

10.06

15.06

1.24

生活消费支出

2535.55

2407.7

2546.7

2927.39

3320.03

3623.48

4290.86

*历年内蒙古统计年鉴

表2 内蒙古牧民收入、支出增长对比(%)

 

年   份

1982-2005

1986-1990

1991-1995

1996-2000

2001-2005

收入

总收入

13.9

9.8

19.7

15.1

7

纯收入

11

6.9

15.6

12.4

5.8

现金收入

13.4

 

21

8.5

8.2

支出

总支出

14.7

9.9

21.6

14.4

7.7

家庭经营费用支出

21.3

18.7

32.9

18.9

10.9

生活消费支出

11.8

8.9

15.9

10.9

8.5

 

资料来源:根据内蒙古统计年鉴计算得出。

、牧民收支中存在的问题

(一)牧民收入仍不稳定。改革开放以来,牧民收入总体上是增长的。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变化发展,市场约束强化、结构调整迟缓、自然灾害频率加速等影响,牧民收入仍不稳定,还不能够满足牧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现阶段畜牧业生产条件仍没达到集约化、现代化阶段,社会化服务体系因受体制资金等诸多方面的制约而不能及时起到产前产中产后链条服务。尤其受自然和市场的双重影响,总收入高、纯收入低,积累少或没有。单个牧户的抗灾能力与前比较大大增强,但仍很有限,牧业生产成本翻番,风险加大。一旦遇到自然灾害,极易减收,甚至一夜之间成为贫困户。因此,整体稳定提高收入难度大。

(二)牧户的获利能力降低。牧户的获利能力可以用纯收入占总收入的比率反映,1980年为93.6%,1985年为75.8%, 1990年为66.0%, 1995年为55.6%,2000年为49.3%,2001年为46.9%,2002年为51.0%,2003年为48.7%,2004年为49.5%,2005年为48.3%,2006年为49.1%。获利能力降低了50%。这说明,牧户生产经营成本的增长,抑制了总收入与纯收入的同步增长。

(三)牧民与农民相比收支均高。牧民收入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平均收入水平高于农民,低于城镇居民。从对比分析看,牧民收入不稳定、支出大等特点。牧民总支出、家庭经营费用支出、生活消费支出增长均高于农民。这充分说明牧业生产是支出大风险大,而农业支出较稳定,风险相对小等生产特点;也反映牧民收入高不等于生活富裕。

(四)牧户生产规模的缩小一定程度上影响收入。由于草畜平衡而各地限制了牧户养畜规模,一般户均在200-300只羊单位的规模。这只能维持温饱。锡林郭勒盟牧户中500-1000只规模的羊群不多,而呼伦贝尔市牧户中相对多一些,这与草场围栏方式直接相关。现阶段牲畜少也影响牧户生计。因为牧民收入绝大部分来自出售活畜。

(五)牧户生产基础薄弱,积累少,支出大于收入的矛盾突现一方面,建设养畜、科学养畜客观上要求一定物质条件的具备,为此牧民也正在进行投入建设。另一方面,草原生态被破坏,自然放牧时间越来越短,而圈养舍饲补饲时间越来越长,投入大笔草料费。仅此一项足以使收入少、无积蓄的牧户垮掉。在双层压力下,牧户只能先维持简单再生产,之后若有能力才能考虑扩大再生产。扩大再生产的投入少则几万,多则几十万。

(六)牧区“生态移民工程”对牧户有不同程度的影响。一是生态移民区牧户收入水平下降。牧区不少地方实施禁牧措施,从恢复草地生机考虑,实行禁牧和封滩育草,无疑是一个给伤痕累累的草地以休养生息的好机会。但是其中禁牧区原有牧户生活出路是此项措施成败的关键,但不能简单的认为把部分牧民集中起来即可,而忽略了因生活生产方式的改变带来诸多不便和不适应。另外也存在所设计的项目不适合广大牧区,使牧民减收或亏损的问题。比如前几年在一些项目的带动下,牧区到处养黑白花牛,其结果因黑白花牛适应性差,饲料标准高,产奶量达不到预期目标,牧民收益微薄或亏损而告终。这些现象对牧区发展产生非同小可的影响。虽然涉及面小,但我们认为,不能为生态而生态,降低牧户现有收入水平和生活水准。二是牧户生产方式的变革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从放牧畜牧业转变为舍饲畜牧业,并非是简单的畜牧形式和技术变革,它蕴涵着民族传统经济文化变迁的深层次文化底蕴,不可草率行事。

(七)牧区生产方式的一刀切,正在影响着牧户收益。在牧区问题上,尤其是采取什么样的生产方式上,需要遵从自然条件的固有规律。牧区辽阔,地貌特征不同,即便是同一个牧区不同地段其水源条件、草的长势、植物品种也不尽相同。因此,最大限度地利用好现有的资源,发挥其作用非常关键。在辽阔的草原上圈养牲畜效益能最大化吗?当然,牧区有些地域狭小、资源贫乏,而与城郊结合部、农牧交错带可以进行适度圈养。比如,鄂尔多斯地区绒山羊圈养就很成功,且经济效益高。但在锡林郭勒盟、呼伦贝尔市、阿拉善盟等辽阔的地域,圈养不经济。

、牧民增收对策建议

(一)要尽快解决草料不足,降低牧户生产成本。草料缺口大是牧户生产成本高的重要因素之一。近几年为了减轻草料负担,牧户在各自承包草场内开饲料地的越来越多,其结果,开垦不到3-5年就不能再种了,这块地也沙化了,严重违背了草原生态规律,导致草场更快速度荒漠化。解决此问题,要从牧区圈内跳出来,整合资源优势,农牧双赢。要采取农牧互动机制,大力发展农区、半农半牧区种草业。这样即充分发挥了农区的作用,农民增收,也为牧民提供廉价的饲草料,牧业成本降低,收入增加,还保护了草原生态。这里政策引导,政府上下协调、顾全大局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二)加快草原畜牧业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牧区草畜、人畜矛盾日益严重的现实告诉人们光靠得天独厚的大自然逐水草而游牧时代已成过去。应在各自的承包草场上继承传统游牧业的轮牧制度,创造性地科学养畜。在限制畜群数量规模条件下,走质量效益型畜牧业的道路,能动的发挥内部潜力,加快周转、改良品种、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从外延扩大再生产向内涵扩大再生产转变。宏观上摒弃片面追求牲畜头数的扩张型增长方式,确立增加投入,加强建设,治理退化,改善资源和环境,走加快市场化,以科技进步推进经济效益的路子;微观上,补播牧草,扩大人工草场,调整结构,加快科技进步和提高质量的步伐,肉畜加速周转,产品畜提高个体畜产率,推进产业化,增加经营者收入。大力推广生态畜牧业的发展模式。

(三)应根据不同模式提出相应的牧户增收目标。根据资源类型和现有生产条件采取不同模式发展畜牧业,不可一刀切。资源类型是与收入密切相关。内蒙古草地生产力在各年度间和各季节间有很大的变化。草甸草原产草量年变幅度一般为30-40%,丰、欠年产草量相差1.2倍;典型草原年变幅平均为50%左右,丰、欠年产草量相差2.0倍左右;荒漠草原及草原化荒漠产草量年变幅最大,可达60-70%,丰、欠年产草量相差2.6-3.0倍;荒漠类草地产草量年变幅相对较小,丰、欠年产草量相差2.3倍左右。全区五大类(从东北向西南草甸草原、典型草原、荒漠草原和草原化荒漠、荒漠类、非地带性草地和山地草甸类和沼泽类)地带性草地,产草量从草甸草原到荒漠平均以44-50%的比例下降,草地载畜量随之47-55%的比例下降。全区各类草地冷季载畜量是暖季的45-55%,年度间变化一般为20-45%[1]。我们所调查的地区,除少部分是草甸草原外,均属典型草原过度到荒漠草原和草原化荒漠地区。根据以上标准,因地制宜、草畜动态平衡原则,冷暖季、丰欠年及时调整畜群规模很重要。牧人们在长期的游牧生活中已经有了这方面的经验积累。草是牧民的命根子。草场的好坏直接影响牧业成本费用,草场好的年景费用少,相对收入高,反之收入低。因此巩固草场保护制度尤为重要。根据草场类型采取不同模式。可搞划区轮牧,合作联合经营等。

(四)依靠科技进步,提高畜牧业科技含量。促进畜牧业生产力的提高,关键是科技含量的提高。科技与生产的紧密结合,仍是全区畜牧业科技工作的重点。加快对草原生态治理、牲畜科学饲养管理、饲草料加工贮藏、疫病防治等方面的先进适用技术的集成化和模式化推广力度,建立及完善各级科技服务组织,鼓励科技人员深入生产第一线开展科技推广、信息、培训、咨询服务,为优质高效畜牧业提供技术保障。只要认真抓好牧业科学技术的推广和普及工作,以实用增产技术应用和牧民培训为重点,依靠科技来推动牧业结构调整,依靠科技来剔除劣质产品、增强产品的市场竞争力,牧业就会从科技贡献中获得发展,牧民就能得到更多的实惠。对牧民进行劳动技能的培训。旗政府、苏木、嘎查组织进行不同内容的培训。可有使用技术的培训、劳动技能、生活技能的培训。

(五)尽快发展各类牧民协会、合作组织,推进各类合作制度。从问卷调查看,有66%的牧民希望建立牧民协会、合作组织或企业。牧民组织能使牧业成本降低,减少流通费用,促进专业化水平,抵御单个牧户难以承担的风险,为牧户及时传递产前产中产后信息和服务。只可惜到目前为止内蒙古牧民协会、合作组织数量少,在牧户经济生活中未能起到应有的作用。就因为缺乏这种组织,牧民的利益得不到保障。牧民需要像廷·巴特尔似的模范带头人,集体带领他们走出困境,看到希望。牧人们曾在艰苦的环境中,互相帮助、互相分享劳动的欢乐和集体战胜自然灾害,具有了强烈的集体主义精神,处处可发现他们无私奉献的足迹。因此,牧民组织应当继承这些优点,组织牧民参与市场,获取该得到的利益。各类专业组织建立初期阶段需要政府扶持协调各方关系,但要切忌用计划行政手段。牧区需要合作经济,牧民呼唤合作经济。合作经济发展滞后的原因除体制因素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忽略了牧区草原畜牧业特有的轮牧制度。因此根据轮牧(包括游牧,划区,二季、三季、四季轮牧等)的要求,草场三权分离再重新组合。落实合作经济。根据当地经济可搞紧密性的、松散性的、可搞生产要素联合,草场生产力提高20%、畜群生产力提高25-30%。轮牧性合作。放牧方面,那些草场过于小的牧户之间可联合,以轮牧形式扩大草场空间,提高草场有效利用率。销售联合。

(六)加大对牧业的补贴力度。对牧业补贴政策的基本思想,以增加牧民收入、不断增强畜产品国际竞争力为中心,从保障畜产品生产供给型转向增加牧民收入型(包括通过补贴促进牧业劳动力转移)。在生产领域,应集中财政资金对牧业主产区主要畜产品和弱势人群进行补贴。第一,明确补贴重点,增加对牧业的直接补贴。生产环节补贴主要用在优质化专业化畜产品、绿色产品基地建设,良种等,以降低这些产品的生产成本。第二,以直接补贴的方式给牧业主产区牧民增加收入。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牧民收入增速趋缓,来自牧业的纯收入连年下降,主要是由牧业主产区牧民收入下降引起的。因此增加牧民收入重点在这些地区。作者认为,政府应向这里的牧民发放直接补贴,可有两种补贴方式,一种是根据草场面积补贴现金,另一种是可根据对近三年牧民年人均现金收入平均支出为线,给予不同等级的收入补贴。这两项补贴可通过农业银行和牧区信用社直接发放到牧户手中。第三,节省牧业其他费用,投向牧业服务领域,主要用于支持畜产品检验检疫服务,支持牧民、企业和地方政府开展的各种营销服务,牧民的技术培训服务和市场信息咨询服务等。第四,政府还应建立牧业保险补贴制度,重点对主要出口创汇的畜产品,进行补贴。

(七)加大对牧区的投资力度。当前牧区市场化程度低,交通不便,信息闭塞,较有规模的畜产品市场仍未建成,产前产中产后服务滞后,牧民生产生活无保障,上学难就医难等问题处处困扰着广大牧户。单个的牧户难以克服这些问题,需要政府下大力气协调解决。这里无可否认的一个事实是牧区地广、分散居住,社会化服务体系,社会保障问题,商品服务和其它服务,贷款问题(担保限制了多数中低收入户,贷款期限过短不符合牧区大多数群众的所需)均突出。这些问题的解决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政府要根据牧区的实际情况,充分考虑边疆地区、少数民族地区等特殊地位,应加大投资份额。

(八)加快牧区体制改革。转变政府职能,从管理型向服务型转变。要根据牧区是单一草原畜牧业的特点出发,设置岗位时提倡一专多能。草原牧区的重点是从草原保护这一根本点出发,对牧区实行轻税免税政策。改革牧区金融体制。游牧模式下的生产投入少,而定居模式下的生产投入大,如棚圈等基础设施建设、机械设备投入、草原投入、抗灾投入(包括饲草料雇工等)等。生活上因定居,衣食住用行教都需要大量资金。其中住房、教育、医疗方面的开支更大。因而牧户资金短缺相当普遍。如果不改变现有金融体制,就很难解决收入的季节性与消费的常年性资金缺口矛盾。

 

编辑: 陈君      
内蒙古社会科学院版权所有 内蒙古新闻网站技术支持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大学东街129号 邮编:010010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