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机构概况 科研成果 应用对策研究 重大科研项目 重点学科 专家学者 学术交流 三公经费公开
进入政务邮箱
咨询留言板
站内搜索:
导航栏
咨询留言板
科研成果
应用对策研究
重大科研项目
 
友情链接
   您当前的位置 :内蒙古社会科学院 > 科研成果 正文
浅谈新形势下充分发挥社区居委会的维稳作用
来源:     2013-09-24 15:47
------------------------------------------------------------
   

  张    敏

  2010年11月份,中央下发了《关于加强和改进城市社区居民委员会建设工作的意见》,《意见》指出,当前我国正处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的历史起点,城市基层正在发生新的深刻变革,社区居民委员会承担的社会管理任务更加繁重、维护社会稳定的功能更加突出,居民群众对社区居民委员会的服务需求更加迫切。

  

  这是继2000年民政部提出关于在全国推进城市社区建设的意见后,又一次就城市社区建设发布的文件。时隔10年,社区居民委员会由最初的初现雏形,到现在能在建设和谐社会中发挥重要作用,可见社区居委会在伴随城市突飞猛进的发展过程中,已具备承担这一历史使命的基础条件。所以社区居委会在发挥维稳的功能过程中也应凹显其自身特点:

  一、打通基层民意上传的民主通道,突出城市最基层的人民代表的作用。

  居民委员会的基本职能和任务是,协助政府或其它派出机关办理本居住区居民的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调解民间纠纷、维护社会治安,做好与居民利益有关的公共卫生、计划生育、优抚救济、青少年教育等项工作。居委会的职责与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是最接近百姓的,能听到最真实、最直接利益表达的自治组织,是所辖社区居民最直接的诉求渠道。

  据统计,截至2009年底,中国城市共有社区居委会84689个。这一数字正在随着城市的不断扩充和发展而逐年增加,以国家规定的100~700户居民设立一个居民委员会的标准来测算,现有社区居委会能够覆盖70%以上的城市居住者,如果社区居委会能够发挥出代表百姓声音的作用,那么至少有七成以上的城市居住者找到了向上表达民意的渠道。在与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攸关的很多重大问题上,社区居民委员会是社区居民利益的重要维护者。比如,在征地拆迁过程中,可以作为真正代表居民与拆迁方谈判的组织,而减少居民与拆迁方的直接冲突和相关上访的数量。从基层讲,社区委员会具备了代表居民利益的表达机制,打通基层民意上传的民主通道。从制度上讲,就是将人民基本利益与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进行有效衔接。

  二、不断完善社区服务体系,在维稳中掌握主动权。

  社区居民委员会要充分发挥主动权,就要在工作中变“被动接待”为“主动激发”,除了宣传法律、法规和国家的政策,教育居民遵守社会公德和居民公约,开展多种形式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活动外,对可能出现问题的高危群体、社会阶层、领域,应建立预警机制,进行监测和分析,及时反映人民群众关注的热点、难点、苗头性、倾向性的问题。在矛盾形成前,化解群众中存在的负面情绪和行为,同时努力为各级党委、政府的科学决策提供参考意见和建议。

  这一功能的实现就要通过完善社区服务体系,建立健全社区党组织、社区居民委员会、业主委员会之间的协调机制,及时协调解决各种服务纠纷,维护各方合法权益。同时,开展定期不定期的经常性寻访和约访活动,主动上门倾听群众呼声,解决群众实际问题,发现纠纷和问题,及时、就地调解,将矛盾纠纷化解在初发阶段。许多问题发生在基层,解决也在基层,这是上级机关无法取代,也不应该越俎代庖的。主动开展社区工作,实现信访工作关口的前移是和谐社区建设的重要标准,也是提高城乡居民生活质量、扩大就业、化解社会矛盾、维护基层社会稳定的重要民生工程。

  三、发挥群众性自治组织的功能,做好社会矛盾的“缓冲器”。

  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于建嵘主任的估算,中国发生的一系列影响社会稳定的群体性冲突事件中,有80%以上属于维权抗争的范畴。而这些维权行为之所以上升为群体性冲突事件,本来属于法制范畴的冲突跨界到行政领域,深层次的原因是体制和机制问题,笔者认为是由于政府的“压力办公”机制和“无限责任”体制造成的。由于缺少“缓冲带”,群众和政府之间只有信访的单一渠道,造成很多群众对办事机构或派出机构部分个人和机关本身的不满情绪,上升为对整个社会和政府机构的不满,矛盾上升为对政府和仲裁机关的不满,政府成为化解社会矛盾的主体,处在首当其冲的位置。更由于我国现有法制体系的不健全,居民法律意识的淡薄和司法程序的格式化问题,使得本来应当通过法治渠道解决的问题也纷纷上访到行政机关,或试图通过社会和网络舆论寻求解决途径。

  我国《居委会法》对社区居民委员会的定位是“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虽然现实中带有行政色彩,但社区居委员是最贴近群众的一线地位是没有改变的,社区居委会可以通过推进社区服务体系建设,不断满足居民群众的多样化需求。同时,社区居委会还可以积极支持社区服务企业开展多种形式的社区服务,通过业主委员会激发社区居民参与社区事务的积极性,扩大居民自治范围,从根本上解决政府包办过多、社区行政色彩过浓、社会参与力量不足的问题,逐步建立起基层党组织领导的充满活力的基层群众自治机制,最终实现政府行政管理与基层群众自治有效衔接和良性互动的根本目标。发挥“群众自治组织”的功能和地位,充当缓解社会矛盾的直接升级化的缓冲器。

  

编辑: 陈君      
内蒙古社会科学院版权所有 内蒙古新闻网站技术支持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大学东街129号 邮编:010010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