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机构概况 科研成果 应用对策研究 重大科研项目 重点学科 专家学者 学术交流 三公经费公开
进入政务邮箱
咨询留言板
站内搜索:
导航栏
咨询留言板
科研成果
应用对策研究
重大科研项目
 
友情链接
   您当前的位置 :内蒙古社会科学院 > 科研成果 正文
“驯鹿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建立,是我国民族政策的一个创新
来源:     2013-09-24 15:43
------------------------------------------------------------
   

  2012年内蒙古社会科学院重点课题《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区制度研究》调查报告之二

  “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调查

  [提示语]中国人口较少民族多数分布在边陲要地,相当一部分是跨境而居的原住居民,拥有独特的生计方式和文化资源,而他们所在地区的生态环境较为敏感,国际社会对这些民族的发展状况极为关注。他们的文化保护与发展不仅关系到国家和谐社会的建设和可持续发展,而且直接关涉中央政府的兴边富民、文化固边、生态保护等多项决策的实施,影响国际文化交流和国家形象塑造。因此,人口较少民族的文化生存状态与国际国内许多重大问题密切相关,不容小视。

  

  2010年,内蒙古自治区命名了首批5个“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区”,“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列入其中。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在下发的文件中强调“请各有关地区按照国家和自治区的相关要求,尽快制定切实可行的文化生态保护区总体规划,确保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工作的顺利开展,推动我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整体性和可持续性保护”。

  为充分了解我区民族文化的真实处境,评估政府文化保护机制的功效和各民族今后的文化发展需求,2012年,内蒙古社会科学院把“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区制度研究”做为院重点课题,决定由民族研究所就上述问题开展调查研究,旨在掌握民族文化生存状况,找出现有问题存在的原因,提出有效的对策和可行的建议措施,为国家和自治区决策提供参考。

  课题的目标是:(1)梳理保护区内的文化项目,探索文化保护的方法。(2)探讨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市场化运作模式。(3)研究民族文化保护与传承中的舆论导向。(4)探讨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区体制建设问题,探讨制度化管理保护区的理论,提高和丰富文化保护的理性思考。

  2012年8月22日——31日,我们在根河市和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乡、阿龙山猎民点进行了课题调查。

  调查的方法是:走访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乡政府、根河市文化广播电影电视局,入户访谈和问卷调查,以及到猎民点的实地调查。

  一.建立根河市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必要性

  1.文化资源的保护

  敖鲁古雅使鹿鄂温克人是中国唯一放养驯鹿的族群,其狩猎文化、驯鹿文化、萨满教文化、桦皮文化与北极圈民族和亚北极圈民族的文化类型完全一样;使鹿鄂温克人“敬畏自然而遵从自然”的理念也正是北极圈文化的核心理念。

  敖鲁古雅鄂温克猎民在生产生活中创造了独特的适合狩猎生产和放养驯鹿的劳动工具和语言,他们的文化,凝结了森林民族文化乃至人类早期文化的历史,是鄂温克民族精神情感、个性特征以及凝聚力、亲和力的载体。随着定居和2003年的生态移民,使鹿鄂温克人的语言、服饰、建筑等正面临逐渐消失的危机,有些文化符号已经丧失。

  历史上,鄂温克猎民与驯鹿形成了一种密不可分的关系,驯鹿驯化史和使鹿部落的民族史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驯鹿,是使鹿鄂温克人的一切,是他们的食物,衣服,庇护所,运输工具,甚至是他们的身份标志。驯鹿如同猎民栖息的森林一样,是鄂温克猎民不可分的一部分,猎民与驯鹿有着深厚的感情,驯鹿如果消失了,从鄂温克猎民感情上讲,是一件不能接受的事。因此,保护驯鹿不仅是一个保护野生动物的问题,更是与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息息相关的一个民族问题。

  2003年实施生态移民后,根河市政府一度想把驯鹿由完全野生放养改为舍饲圈养,以改善鄂温克人的生产条件,减少驯鹿损失,提高生产效益,但因驯鹿对饲料、饮水的挑剔,一时解决不了而圈养没有成功。也许,正是驯鹿的这种生物选择,体现了使鹿鄂温克人、驯鹿、自然,以传统方式和谐相处的科学规律。

  文化作为一种资源,是人们对自然利用和使用技术改造而实现的延续生命的适应方式,在以西方现代社会理论及其物质表现形式为权威的当今世界,人们往往将西方发达国家的发展模式看成是现代的、进步的,并以此作为群体和个人的追求目标。鄂温克猎民在狩猎和放养驯鹿的生产生活中适应环境,利用和依靠环境的方法和能力,体现了使鹿鄂温克人深刻的生态智慧,为解决人类与社会发展中所面临的生态环境危机提供了可靠的借鉴思路。事实上,现代化解决问题的方式在面对一些实际问题时,并不一定比民族传统知识更高明。当前,在全球生态环境问题愈演愈烈的情况下,身处边远地区的少数民族用他们的“生态智慧”实现着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

  可以得出的结论和需要指出的是,“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应该是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共同保护的保护区。

  2.自然资源的保护

  使鹿鄂温克人狩猎和放养驯鹿的地域是冻土带从北极而延伸到亚洲的最南端,生活在这里,不可忽略的是生态链,而最能将北中国的历史与生态环境链接起来的就是驯鹿,驯鹿在这片苔原森林区的生态链中是重要一环。“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的保护区域是我国惟一的寒温带针叶林区,及针叶林生物基因库,保存着天然的、完整的寒温带森林和湿地生态系统,这里遍布驯鹿的食物——苔藓,森林中的苔藓等植物,只有驯鹿能有效利用,充分体现了驯鹿在大兴安岭林区特有的生态适应性和价值,对苔藓群落的形成、保持具有特定的生物功效具有重要作用,成为森林生态环境中不可缺少的生物链组成部分。

  北半球寒温带地区的针叶林也称为泰加林(也叫苔原森林),从大陆的东海岸一直到西海岸几乎遍布泰加林,形成极为壮观的林海。在我国的分布地在大兴安岭伊勒呼里山以北林区,以及新疆阿尔泰山北端的喀纳斯区域,这是亚北极植物向南延伸的极限位置。林内各类植物966种、鸟类250种、兽类56种、鱼类84种、两栖动物17种、森林昆虫444种。泰加林生长在人迹罕至的山中,那里生物种类比较少,但该区域的生物物种资源比较珍稀。现在,大兴安岭原来莽莽的松林被越来越多的非常养眼的桦林取代,林业学家和生态学家说,这是冻土带萎缩的缘故,阔叶林吃掉了针叶林。

  我国高纬度多年冻土主要集中分布在大兴安岭,面积为38-39万平方公里,冻土带有着自己独特的环境特性,它是一个很脆弱的环境体系,一旦遭到破坏就无法挽回。

  2010年7月29日,大兴安岭深处的根河湿地被确认为“亚洲第一湿地”,是中国目前保持原状态最完好、面积最大的湿地。湿地面积86万公顷(不包括河流),占大兴安岭林区面积的8.1%。已知湿地植物79科178属384种。其中苔藓植物19科22属50种;蕨类植物3科3属6种;裸子植物1科1属1种;被子植物56科152属327种。

  大兴安岭生态地位特殊,是国家生态安全的重要保障区,与亚马逊雨林区堪称地球的两大肺叶。国内外生态专家在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实地考察后得出结论:其绿色天然生态屏障作用日趋明显,林区每年因贮碳、制氧、防洪减灾等创造生态效益高达1079. 82亿元;森林环境服务价值为779. 78亿元;湿地环境服务价值为253. 48亿元。另外通过对森林资源的价值评价表明,内蒙古大兴安岭林木、林地、湿地的存量价值为4977. 04亿元。

  脆弱的针叶林资源,需要凭借被划定具体区域的“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的保护参与,受到更科学、规范的保护。

  3.带动民族经济发展

  文化的保护应该与资源权和生存权联系起来,即把文化保护与民族发展联系起来。“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建立,在保护文化资源和自然资源的同时,还能够带动使鹿鄂温克部落经济和根河市经济的发展。

  旅游经济。第一,就目前情况来看,发展特色旅游,驯鹿文化和经济发展是最佳结合点。通过建设旅游项目,调动猎民饲养驯鹿积极性,提高鄂温克猎民收入水平,实现民族整体脱贫,促进我市旅游业整体发展。第二,充分发挥区域资源优势,以森林、冰雪等自然景观为依托,借鉴北欧特别是芬兰发展旅游业的经验,打造融民俗、森林、冰雪、狩猎、休闲度假等多种旅游形式为一体的旅游胜地。

  民族文化产业。第一,鹿产品。敖鲁古雅驯鹿为天然饲养,可以开发出多种药品、滋补保健品、食品、化妆品和有机肥料,其医疗保健价值尤其显著。产品有鹿茸片、鹿鞭片、鹿胎膏、鹿筋片、鹿心片、鹿心血等。第二,民族工艺品。鄂温克人的桦树皮制作和兽皮制作工艺堪称一绝。配合旅游市场,可以制作出售桦皮船模型、桦皮盒等桦皮制品,手套、皮包、靴子、皮兜等兽皮制品,猎刀和各种驯鹿角饰品、摆放品,木制工艺品、根雕等民族工艺品。第三,山野产品。这里盛产都柿(野生蓝莓)、雅格达(红豆)、松树塔等,还有俗称草灵芝的蘑菇粘团子、草参的四叶菜、柳蒿芽、山芹菜、蛰麻子、鸭嘴菜、蒲公英等山野产品。第四,民族艺术展示。舞台剧演出、篝火晚会、歌舞演出、服饰表演,都极具民族特色;参观驯鹿文化博物馆、狩猎部落旅游点;定期举办驯鹿文化节、圣诞节活动等。

  驯鹿养殖业。随着“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建立,驯鹿养殖业的发展是必然趋势,驯鹿数量增加,提高收入,能够带动猎民劳动积极性,形成驯鹿养殖业的良性循环。

  二.调查问卷情况分析

  在“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命名后的情况调查中,针对被访问对象,本课题除了进行个人访谈外,还采用了填写《根河市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情况调查问卷》的方法。在问卷调查中,主要了解被访问对象的个人基本信息和对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的认识情况。综合分析整理后的调查问卷,主要有以下分析内容。

  (一)对填写调查问卷对象基本信息的分析

  填写调查问卷的对象有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的在职干部职工、离退休干部职工、饲养驯鹿的猎民、自主创业者、大学生、中学生等;年龄上,是从22岁至89岁的青年、中年和老年;民族方面,包括鄂温克族、蒙古族、达斡尔族、汉族等,其中主要以鄂温克族为主;受教育程度上,分别有小学、初中、高中、中专、大专、大学本科等学历;性别分配上,男女比例适中;在掌握鄂温克语的程度方面,被调查对象中,40%选择了“都能说”或“大部分能说”,25%选择了“听得懂、能说一些”,15%选择了“能听懂一点、会说几句”,20%选择了“不会说也听不懂”。通过对问卷调查对象基本情况的分析,他们基本能够代表社会上广大群众的想法和意愿。

  (二)问卷调查中对“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认识情况的分析

  在分析被调查问卷对象基本信息基础上,问卷调查主要还想分析被调查对象对“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的认识情况。

  通过设立“您认为有没有必要保护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和“您对成立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的态度”两个问题,主要想了解被调查对象对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保护工作重要性程度的看法。问卷回答显示,所有被调查对象完全一致地填写了“很有必要”。保护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是当前一项需紧迫解决的重要工作。通过建立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来保护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是文化保护、传承、发展的有效途径。

  在回答问题“您希望敖鲁古雅鄂温克猎民的生活状态是”统计显示中,被调查对象里,98%选择了“在保护区内饲养驯鹿生活”,只有2%选择了“再也没有驯鹿,没有猎民点,在城镇定居生活”。大多数被调查对象表示,敖鲁古雅使鹿鄂温克族是中国唯一一个饲养驯鹿的民族,他们应该受到国家的重视和保护,一直过着饲养驯鹿的生活。

  当回答“您对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了解多少”的问题时,仅有3%的被调查对象选择了“了解很多”,57%选择“了解一些”,40%选择了“不了解”。调查显示,多数被调查对象对2009年年末自治区政府办公厅文件下发的被命名为自治区级的根河市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都了解很少,甚至不了解。

  在多项选择“您希望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内有哪些需要保护的文化类型”问题中,被调查对象中,有85%选择了“驯鹿生产”,有71%选择了“狩猎生产”,有69%选择了“民间故事、谚语等”,有67%选择了“桦皮船和其他桦皮用品制作”,有64%选择了“服饰、饰品制作”,有57%选择了“斜仁柱、其他房屋建筑”,有56%选择了“萨满教文化”,有52%选择了“毛皮画制作”,有51%选择了“传统歌曲、舞蹈”,有50%选择了“婚姻丧葬、其他禁忌习俗”,有49%选择了“岩画”,有47%选择了“传统体育竞技、游戏”,有28%选择了“传统饮食”。此数据显示,驯鹿生产文化、狩猎生产文化是保护区内最需要保护的文化类型,除此之外民间故事、谚语、桦皮船和其他桦皮用品制作、服饰、饰品制作、斜仁柱、其他房屋建筑、萨满教文化、毛皮画制作、传统歌曲、舞蹈、婚姻丧葬、其他禁忌习俗、岩画、传统体育竞技、游戏、传统饮食等文化,也都是保护区内需要保护的文化类型。

  多项选择“目前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建设存在哪些问题”中,有79%的被调查对象选择了“当代青年没有学习本民族文化的意识”,36%选择了“建设资金短缺”,34%选择了“文化传承人没有受到保护和资助”,29%选择了“缺少相关政策的指导”,21%选择了“得不到相关领导的重视”,15%选择了“保护区内缺少丰厚的文化内涵”,7%选择了“能够发展成文化产业的文化资源很少或没有”。以上数据显示,保护区的建立还存在很多问题,保护区的建设工作任务艰巨。

  通过以上问卷调查分析,民意显示,建立“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是非常重要的决策,只有生活在保护区内从事饲养驯鹿生产,才能继续保护、传承本民族文化,驯鹿生产和狩猎生产是使鹿鄂温克文化生存和发展的母体。

  大家强调,在今后的保护区建设和发展过程中,不仅要保护使鹿鄂温克民族的多种文化资源,还要保护保护区内的自然资源。

  调查也显示,目前,多数人对保护区的命名情况还不是十分了解。

  三.“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工作中存在的问题

  从总体上看,“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工作还处于起步阶段,目前开展此项工作难度较大,工作任务还很艰巨。主要问题和困难有:

  一是保护区管理制度不健全,存在无法可依的情况。现阶段,“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还只是刚刚被命名的名称。自治区立法部门如不尽快出台关于我区文化生态保护区的管理条例,那么保护区的建立、发展将缺少法律法规的依据和指导。

  二是得不到多方相关领导的共同重视。“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建立是一项协调任务繁重的工作,涉及区域划分、成立机构、设立工作小组等具体工作内容。目前,此项工作没有得到自治区党委、政府、人大、发改委、人事厅、民委、文化厅等多个部门单位及根河市当地多个林业局等部门单位的多方领导共同重视,根河市及敖乡政府无力协调,从而保护区的建设工作就无从谈起。

  三是建设资金短缺。保护区的建立和发展,需要上千万乃至上亿的资金投入。仅靠根河市政府财政及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乡政府财政的经济,难以开展保护区建设工作。

  四是传承链条发生断裂。受外来文化的影响,年轻的鄂温克猎民不愿系统地传承自己本民族的优秀历史文化,使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文化的传承链条发生了严重的断裂。经访问得知,多数敖鲁古雅使鹿鄂温克猎民表示,青年一代有民族自豪感,但缺少民族自信心,他们对本民族使鹿文化了解片面,绝大多数青年更不愿意去猎民点生活。

  五是文化传承人没有受到保护和重视。近些年,一些具有使鹿鄂温克文化技艺的民间艺人被国家、自治区、呼伦贝尔市、根河市、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乡命名为文化传承人。他们中的多数并没有获得具体的帮助,从而也没有进行民族文化技艺的传承工作。主要表现在:1)制作材料的短缺。如毛皮画制作需要大量种类繁多的皮毛,桦皮船制作需要很多大块整张的桦树皮,而这些材料的获取对于传承人来讲异常艰难。2)没有对年岁高的传承人加以重视和保护,文化技艺面临失传的困境。据调查得知,只有鄂温克猎民安道老人能够制作桦皮船,只有安道老人和格力斯克老人能够制作玛鲁神神像,而他们现都已年过七旬,目前还没有真正能够传承他们技艺的徒弟。

  六是缺少文化遗产保护工作骨干,缺乏建设文化生态保护区的经验。目前,根河市境内基本没有专门从事使鹿鄂温克文化遗产保护的工作人员。“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内”的自然资源和文化资源丰富而繁杂,需要很多从事相关专业领域的专家、学者、文化搜集保护者对保护区资源进行搜集整理、保护工作。

  七是使鹿鄂温克猎民和驯鹿的安全得不到保障。根据对猎民的访问了解到,由于猎民饲养驯鹿,生活在离居民区很远的深山密林中,尤其在夏季常受到熊、狼等野兽的侵扰,人身安全受到威胁。驯鹿被放养出去寻找苔藓觅食过程中,也常遭受熊、狼群等山林野兽的侵袭,每年每户猎民家庭都因野兽侵害损失驯鹿十头左右。

  八是驯鹿近些年由于近亲繁殖,苔藓生长环境恶化,导致驯鹿种群退化。

  四.建设“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建议

  基于以上所提出的“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工作中提出的问题,通过深入思考、分析,保护区在今后的建设中,要注重考虑如下建议。

  (一)出台《内蒙古自治区文化生态保护区管理条例》

  2009年至2010年,我区先后命名了12个文化生态保护区。这12个文化生态保护区在今后的建立和发展过程中,需要有法可依,即依据实施性强的政策法规加以指导。因此,《内蒙古自治区文化生态保护区管理条例》的出台,是十分必要的。《管理条例》的制定,在借鉴贵州省等其他省市管理条例的基础上,要结合我区实际经济、政治、文化等发展情况。

  (二)制定《根河市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规划纲要》

  被命名后的“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不应该仅仅停留在“虚有”阶段,当前最紧要的任务是把保护区工作“做实”。制定《规划纲要》是保护区建立的首要任务。《规划纲要》应包括保护目标、保护原则、保护对象、具体的区域划定、保护区管理委员会的设置、办公场所的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的配置、具体工作人员的选拔聘用、保护方式、保护措施、专项经费的投入、保护工作权限、保障机制等内容。

  保护区管理委员会应设成准旗县级行政管理机构。以确定保护区管理委员会的行政级别的方式,区别管理委员会的工作职能和政府工作职能,专门负责保护区的建设和今后发展的具体工作。与此相应,要建设具体的办公场所、成立管理委员会领导工作小组、配备相关工作人员。

  (三)建立“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文化资源数据库

  “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内的保护项目分为自然资源和文化资源两大内容。自然资源包括保护区内的地貌、地形、植被、野生动物等内容,文化资源主要以鄂温克使鹿文化为主,包括驯鹿饲养生产、狩猎生产、斜仁柱、手工艺制作、宗教信仰、日常生活礼仪、禁忌习俗、传统歌舞、传统体育竞技与游艺、口头文学、鄂温克语等内容。保护区内的文化资源内容丰富而内涵深厚,建立保护区文化资源数据库,有利于全面保护文化资源,并能够更好地宣传民族文化和地方文化。

  (四)加强对文化传承人的重视和扶助

  政府要给予文化传承人经济资助,最重要的是要保证其后继有人。对杰出的民间文化传承人的健康要高度重视,在传承人体弱病危时给与关怀,同时对文化传承人开展抢救性记录。要时常关心传承人的生活,适当解决传承人制作材料短缺的问题。应采取命名、授予称号、表彰奖励、资助扶持等方式,鼓励传承人进行传习活动。

  要有固定场所,一方面对传承人进行系统的培训,另一方面为他们创造条件、提供环境,让其进行传帮带,使敖鲁古雅使鹿鄂温克文化的传承后继有人。

  (五)提高根河市境内青少年对使鹿鄂温克文化的教育

  基于目前敖鲁古雅使鹿鄂温克族人口极少的现状,提高使鹿鄂温克族青年一代的民族自豪感、自信心、责任感就显得尤为重要。政府部门要对正在从事驯鹿饲养的青年人给予重视和关注,通过常年发放工资、给予与国外驯鹿民族学习交流机会等方式,鼓励他们继续传承、发展驯鹿文化。对生活在敖乡的青年鄂温克族,要给他们创造学习民族文化技艺的条件,聘请鄂温克语会话流利、使鹿鄂温克文化掌握深厚的教师,对他们进行长期辅导。除此之外,还要让使鹿鄂温克文化走进校园。根河市中小学要在学生的课外活动中,开设鄂温克民族文化、习俗、技艺、鄂温克语等文化课程,形成传统文化良好的教育环境,提高传承的自觉性。

  (六)成立“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的民间文化团体

  保护区内除了要设定专门的行政管理机构外,还可以建立“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学会、桦皮制作团体、服饰制作团体、传统歌舞艺术团、鄂温克语协会等多种形式的民间文化团体。民间文化团体通过举办研讨会、文艺晚会、座谈会等方式,聘请国内外相关专家、学者、民间艺人、文艺工作者对保护区建设规划及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保护、传承、发展作指导。民间文化团体的成员还可以经常参加国内外其他地方组织的多种文化活动,进行学习交流。多种民间文化团体的成立,既能够丰富群众文化生活,保护、传承民族文化,还可以向外宣传本民族文化、学习借鉴其他民族保护、传承文化的方法。

  (七)在保护区内设立狩猎生产实验区

  自古以来,使鹿鄂温克猎民从事着狩猎与饲养驯鹿为一体的生产生活方式。只进行饲养驯鹿生产,并不是使鹿鄂温克人真正的生活,缺少了狩猎生产,狩猎文化也就自然消失。在不破坏自然环境生态平衡的基础上,可以考虑在保护区内设立狩猎生产实验区。对配备猎枪的猎民进行登记,发放持枪证。在保护区内的子弹使用方面,要严格监督,限量发放。对狩猎对象和数量要有明确的规定,猎物禁止进行买卖。狩猎生产实验区的设立,旨在传承使鹿鄂温克族的狩猎文化,猎枪的重新发放是为了保障猎民和驯鹿的安全。

  (八)加强与国外其他饲养驯鹿民族的交流与合作

  保护区在建设过程中,要经常与国外其他饲养驯鹿民族合作,引进俄罗斯、挪威等国家的种鹿,与我国当地驯鹿进行交配,优化驯鹿种群;与国外其他饲养驯鹿民族进行交流,聘请国外驯鹿养殖专家、学者给予指导,提高饲养驯鹿的科学方法;同时赴其他国家驯鹿区进行考察,借鉴国外驯鹿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建设、发展方法。

  (九)保护区的划定

  建立“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时应当考虑到使鹿鄂温克文化的特殊性,即狩猎的方式和驯鹿的游动性。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建议在东经120°12—122°55',北纬50°20'— 52 °30'国有林区的管护区内划出一定范围,建立保护区。对保护区内林地等自然环境的要求是苔藓丰厚、水源充沛、无污染,无套害,保障驯鹿流动,使驯鹿处于自然放养状态。在保护区的具体区域划定问题上,阿龙山林业局、根河林业局、得耳布尔林业局、满归林业局、金河林业局等地方部门要给予大力支持。

  保护区建成后,将彻底实现现代科技驯养与传统游牧狩猎的统一,真正做到猎民——驯鹿——大森林的相依相存,天人合一,和谐相处,推动民族经济和民族文化源远流长,永世不竭。

  

编辑: 陈君      
内蒙古社会科学院版权所有 内蒙古新闻网站技术支持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大学东街129号 邮编:010010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