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机构概况 科研成果 应用对策研究 重大科研项目 重点学科 专家学者 学术交流 三公经费公开
进入政务邮箱
咨询留言板
站内搜索:
导航栏
咨询留言板
科研成果
应用对策研究
重大科研项目
 
友情链接
《游牧文化与草原文化关系研究》简介
来源:     2014-06-06 16:40
------------------------------------------------------------
   

  (陶克套)

  众所周知,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融合汇聚,共同创造,不断发展的民族共同体,为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文化格局的形成,各民族都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北方草原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具有丰厚的传统文化历史底蕴和鲜明的民族特征。在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中,草原游猎民族开发了祖国广袤的北部边疆,充实和丰富了中华文化的宝库,也表现出了极强的草原文化特色。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历代草原民族不仅继承和发展了中国北方地区的优秀文化传统,而且还积极吸收了周边地区的先进文化,在与不同民族文化的相互吸纳、交融中不断丰富和完善了北方草原文化的内涵和外延。而我们在这里所说的草原文化,“就是世代生息在草原这一特定自然生态环境中的不同部落或族群的人们共同创造的文化。它是草原生态环境和生活在这一环境下的人们相互作用、相互选择的结果,既具有显著的草原生态禀赋,又蕴涵着草原人的智慧结晶,包括其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及基于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形成的价值观念、思维方式、审美趣味、宗教信仰、道德情操等。可以说,草原文化是一种特色鲜明、内涵丰富、具有广泛影响力的文化形态,是迄今为止人类社会最重要的文化形态之一”。应当说,中国北方草原文化是世世代代生活在蒙古高原地区的不同语族部落在长期的劳动实践过程中创造的产物,也是民族文化的交流和碰撞中形成的地域性的复合性文化。而游牧文化是在草原生态环境中逐步形成发展的进步形态,也是草原文化的某一发展时期的主要表现形式。“草原文化与游牧文化虽然在一定意义和特定范围内具有内在的不可分割性或同一性,但二者之间也存在着不可忽视的质的差异”。从某种意义上说,游牧文化是草原文化的典型化形式,而草原文化是前游牧文化、游牧文化、后游牧文化构成的区域性文化。勤劳智慧的蒙古民族是北方草原文化的集大成者,也是草原游牧文化的典型代表。从草原文化的构成因素及其表现特征来看,它既是游牧文化与生态文明、洞穴文化与狩猎文化、畜牧经济与农耕经济、民族文化与区域文化、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的有机统一,又是多样性与同一性、连续性与变革性、独特性与融通性的对立统一。

  纵观中外学者对草原文化及游牧文明的研究,国外学者主要以游牧文明为着眼点,展开了纵深研究,提出了许多值得借鉴的新观点,而国内学者主要从区域文化的角度对草原文化进行了系统而深入的研究,为草原文化这一新型学科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实际上,此类研究的兴起主要是由于各国有识之士认同于文明的多样性,并关注生态环境及文化变迁等诸多问题的结果。因为,草原文化是属于生态文明类型,它长期保持了人与自然的和谐状态,一方面为当今社会的发展困惑提供有益的经验或思路,另一方面草原文化正在成为现代文明建设的重要资源、内容、形式和组成部分,也为民族文化大区建设提供宝贵的精神资源或发展动力。就目前的研究态势而言,在不断深入研究草原游牧文化的过程中,人们在一些重要研究领域内取得共识的同时,也产生了截然相反或相互接近但不完全一致的见解和观点。为此,我们有必要重新评估和梳理这些见解中的合理成分,并在博采众长的基础上较全面地总结和归纳。同时,在过去人们一直被忽视或有待深入研究的领域内展开卓有成效的研究工作,为该学科理论体系的进一步健全或完善做出不懈的努力。本课题立项研究的目的正在于此。

  进入21世纪以后,为了适应知识经济和网络时代的各种需要,传统的游牧方式演绎出了新的文化内涵和思想特征,并开拓了许多新的实践领域。与此同时,草原游牧——城市牧民——精神游牧之间也产生了共鸣,从而游牧高原成为精神游牧者的天然草场或精神家园。实际上,传统游牧社会正在经历游牧——放牧——圈牧的历史巨变,这正是对传统游牧社会与现代化之间做出的艰难抉择的产物。可以肯定地说,在中国境内传统意义上的游牧民族几乎不存在,只是那些已经定居的游牧人的后裔们继续传唱着古老的长调民歌和呼麦而已。目前,物质化的游牧生活已蜕变为艺术化、精神化、数字化的游牧世界,人们只有在参观和了解地方性知识、民间记忆、文物古籍、影视记录、节庆表演、非物质文化遗产时,才能领略到往日游牧文化的辉煌成就。如今游牧人的移动生活、驿站服务、立体思维、民主法制、浪漫热情正在演变为后现代人们生活的主要追求。

  本课题的总体结构框架由一篇总论、两篇专题研究论文,共三篇高质量的系列论文构成,其研究内容及题目如下:

  1、草原文化与游牧文明的关系研究——总论篇:该文主要探讨文化与文明概念的联系与区别的基础上,着重研究草原文化与游牧文化的内涵和外延,从而学理角度上进一步明确它们之间的异同问题。进入近现代以来,草原文化进入了后游牧文化时期,曾称雄于中亚地区的游牧文化在诸多强势文化的压力下,逐步融合在以区域文化为主的草原文化之中。该文中不仅要探讨这一调试的历史必然性问题,而且还要重点分析研究其内在原因和外来影响等问题。

  从表面上看“逐水草而居”与“各有分地”是可以代表历代草原游牧民族的生产方式,但游牧劳动及对象化活动来看,这种理解好像过于简单或表面化了。因为,对于我们来说,必须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中把握游牧生产方式,这样才能更科学地理解游牧生产方式的本质特征。其实,对于广大牧民来说“伯乐策尔”(草场)与“乌寸”(水源)的合理结合才是游牧生产能否真正顺利进行的关键所在,也是逐水草而居的真正原因。如果说,蒙古人的“努土格”(乡土)意识是父亲的草场和母亲的河流作为基石的话,那么天——地——人共同构成了三位一体的立体世界。

  2、草原文化与游牧文明关系研究——联系篇:草原文化与游牧文明,虽然在二者之间也存在着不可忽视的质的差异,但是在一定意义和特定范围内具有内在的不可分割性或同一性。而这一同一性表现在哪些放面呢?对此,该文中展开较为深入地研究和探讨。研究认为,游牧文化是经过世代草原地区的先民、部落、民族不断创造、发展、完善,而逐步形成的一种与草原生态环境相适应的生态文化类型。从一定意义上说,蒙古族是游牧文化的典型代表,也是到目前为止比较成功地保持和传承游牧文化的民族。自从匈奴时期以来,草原游牧民族基本上遵循了“逐水草而居”的生活模式,在单于、可汗所有权的支配下,实行封建领地性质的“各有分地”政策。从表面上看“逐水草而居”与“各有分地”是可以代表历代草原游牧民族的生产生活方式,但游牧劳动及对象化活动来看,这种理解好像过于简单或表面化了。因为,对于我们来说,必须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中把握游牧生产方式,这样才能更科学地理解游牧生产方式的本质特征。

  3、草原文化与游牧文化关系研究——区别篇:近几年来,随着我区草原文化研究的不断深入,科学合理地辨析草原文化与游牧文明之间关系,已成为该学科领域内不可回避的学术问题。该文紧紧围绕草原文化与游牧文明之间的区别问题,主要从起源、分布、构成要素、内涵等多个角度上深入探讨,并重点说明二者之间的非等同性问题。目前,世界各民族正面临一场深刻的现代化革命,每一个民族都要在现代化与传统文化之间寻找平衡,都要协调处理好现代化与民族传统文化的关系。与此同时,每一个文化民族都应保存自己的文化传统,继承和发掘传统文化中的合理内核。换句话说,发掘草原文化的合理内核,继承和发扬草原民族的优秀文化,进而深入探讨草原文化的历史命运、发展落差、文化变迁、现代转型、未来走向等问题正是应对这一严峻的挑战而主动提出来的重要课题。

  本课题运用大量翔实的历史资料和田野调查,对北方民族的传统文化作了比较严密的分析和论证,并进一步探讨了草原文化与游牧文明的关系问题,提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力图做到研究内容上比较全面、学理层面上充分可靠、发展导向上力求正确。我们采取了历史与逻辑、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相结合的研究方法,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为指导,研究和分析游牧民族的经济、社会、历史、文化及意识形态等,通过深入挖掘草原文化的内涵外延,梳理其发展脉络,诠释游牧文明的文化功能、历史贡献、现代价值及作用,为少数民族乃至中华民族的现代化建设、为各民族的团结合作和繁荣发展提供思想资源、理论支撑,为西部大开发与民族文化大区建设提供理论依据和对策建议。

  由于理论与实践的互动关系中研究和探讨草原文化与游牧文明的关系问题,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研究需要进一步深化是理所当然的。而且本课题涉及较多的跨学科研究对象和内容,难免有一些不足和缺憾。为此,我们在今后的相关研究中进一步加以完善,有些研究内容计划在将来以专题研究形式加以深化和补充。

编辑: 陈君      
内蒙古社会科学院版权所有 内蒙古新闻网站技术支持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大学东街129号 邮编:010010
您是第 位访客